志愿者协力相助 时隔32年 被拐女子重回家乡

2019-09-30 22:28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欢迎阿布乔(苗名)回家!”9月18日上午7点半左右,一个嘹亮的呼喊声划破了凯里火车站原有的平静。在这一天,拐32年的48岁凯里苗家女子阿布乔在宝贝回家黔东南志愿者的帮助下,就找到了位于凯里市鸭塘街道马鞍村的家。

  时隔32年,回想起自己失踪的那天,阿布乔依然痛彻心扉。“1986年7月我和村里的几个小姑娘去附近村子过吃新节观看演出,结果有两个男的来给我说要带我去打工挣钱,我相信他们跟着走了,结果被卖到浙江,嫁给了一个智力有障碍的男的。”回想起那段黑暗的日子,阿布乔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几度哽咽。

  阿布乔说:“那时候他怕我跑,不给我钱,我也不知道家在哪里,别人又听不懂苗语,逃跑了几次都被抓回来毒打。”被拐一年后,阿布乔生了个孩子,没想到,刚出月子的她还是遭到了男子毒打,在孩子两岁时的一天,他趁着丈夫出去赶集的机会,成功逃出来跑到山东菏泽,在那段颠沛流离的日子,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

  “那个时候,我丈夫也是离异家庭,带着三个孩子。他心特别好,看到我一个人抱娃娃主动关心我,给我买吃的,待我的孩子像自己家的,后面我们慢慢接触然后决定在一起,直到现在他依然很爱我,还陪我来找家。”阿布乔说。

  “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妹妹是去吃新节玩了,因为在我们这边,这种节日都要玩好几天,结果发现快半个月了,妹妹还没有回来,家里人开始着急了,满世界找人打听。”阿布乔的大姐告诉记者。

  尤其是当时阿布乔60多岁的母亲在女儿失去联系后,每天以泪洗面,疾病缠身。突然有一天,她听村里的其他人说阿布乔可能去广州去了。只会说苗语、从没出过远门的老母亲竟然独自乘坐火车去了广东,24岁女孩当街被砍家有女儿爸妈如何教育是,她游走在广州的街头,怀里的录音机里反复播放着一句话。“阿布乔,快回家……阿布乔,快回家……”。

  就这样,在广州一边乞讨,一边寻找女儿十多天以后,阿布乔的母亲因思念成疾回到了凯里不久去世。三年前,阿布乔的父亲也在临终前向子孙们遗言:找回阿布乔。

  阿布乔的父母先后去世后,老人的遗愿成了这一家人的牵挂。家人在宝贝寻亲网上发布阿布乔的个人信息。

  “家在凯里马安(谐音)、哥哥叫李小刚、妹妹李小燕、父亲文贵优……”毕竟阿布乔走失时已经16岁,对于家里的地名,方向,民俗都记得很清楚,阿布乔请人将自己的寻亲信息发到网上。

  宝贝回家志愿者看到阿布乔的寻亲信息后迅速联系了她在凯里的亲人。“因为这条寻亲信息中,各种地名,民族,家庭人员姓名指向性非常明确,所以从收到求助到找到亲属,仅用三个小时。”宝贝回家志愿者童话说。

  得知找到家人的消息,远在山东济南的阿布乔激动得无法睡觉,当天就带着丈夫和儿子赶回凯里。而为了迎接妹妹回家,阿布乔的哥哥在头一天就开始打扫屋子,将门前那段几步就能走完的小路扫了一遍又一遍,晚上吃完饭和妻子骑着摩托车下山,准备第二天招待妹妹的好菜。

  “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我来晚了!”刚走进自己的家,阿布乔扑通一下跪倒在了父母的遗像前,看着依旧那么慈祥的亲人,她的眼泪流啊流啊。

  在志愿者的招呼下,阿布乔一家人与志愿者来到院坝内,“3、2、1,欢迎阿布乔回家!”

  如果说“剩女”只是对人性主体选择的无视,是主流文化维护性别定型的小题大作,如书中第一个故事主人公的发问:“单身就不能活得很开心吗”,那么“剩男”却是实实在在的社会问题,因此有人说“剩男”承担了这个社会经济过快发展的后果;如果说 “剩女”不是被制造,而是整个女性群体合力自造,那么相比本身条件优越的“剩女”,“ 剩男”远没有“剩女”般的洒脱,,他们多半是想结结不了,买不起房就找不着老婆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书中的“凤凰男”,相反即便没有“凤凰男”的才华和实力却因为解决了房的困扰而优越感十足的大有人在,否则可能就要背负心里的委屈倒插门,这分别也正是书中“北京男有什么优越”和 “饮水不能饱”两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所以,如果说“剩女”的“剩”主要说明这个社会缺少接纳,意味着空间不够大,意味着标准的桎梏;那么“剩男”的“剩”可能预示了这个社会人流、物流、讯息流等社会发展与结构方面的压力和冲突。

  无论如何,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婚姻一向被视为人生头等大事。可是远离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进入新婚姻时代后,站在婚姻大门外徘徊而迟迟不敢迈入的人也日益增多。中国有句古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若是到了一定年龄却还没有结婚的打算,难免要要被贴上“剩男”“剩女”的标签时不时接受家人、朋友等身边的加倍“关心”甚至探询。

  王红旗:陈政宏从书中故事里面谈了她的见解,下面请首都师范大学张起博士发言。